雍正立下遗嘱:永远不得杀此人,为何乾隆一继位马上将此人凌迟——

“百善孝为先”,作为中国传统美德之首,连最尊贵的皇帝在“孝道”这个问题上也战战兢兢,不敢越雷池一步,生怕扣上了不孝的帽子被天下人给喷死。就比如说康熙定下“永不加赋”的指示,后世皇帝就算是穷得要上吊也不敢违背老祖宗的意思,只能勒紧裤腰带的同时想些歪招来增加国库收入。

雍正立下遗嘱:永远不得杀此人,为何乾隆一继位马上将此人凌迟

不过出乎我们意料的是,乾隆这个号称“完人”的皇帝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违抗雍正去世前对他的叮嘱,明目张胆的篡改雍正的遗诏,把老爹雍正的脸打的是啪啪作响,这是为什么呢?

雍正立下遗嘱:永远不得杀此人,为何乾隆一继位马上将此人凌迟

这事儿还得从雍正年间的“曾静逆案”开始说起。

雍正立下遗嘱:永远不得杀此人,为何乾隆一继位马上将此人凌迟

曾静是湖南的一个书生,这货可能是读书读多了脑子不太清醒,他十分倾慕抗清志士吕留良,并对吕留良的“夷夏之防”的观点表示万分赞同(其实就是强调满清得国不正,有点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意思),这都说到我心坎里去了!为了向偶像多学习,这货让自己的徒弟张熙专程去浙江吕家求取书籍,这时候吕留良已经死了,他儿子傻乎乎的把老爹留下来的全部书籍文稿全都给了曾静。

雍正立下遗嘱:永远不得杀此人,为何乾隆一继位马上将此人凌迟

吕留良咱们知道是抗清志士,这老哥文稿里写的什么内容咱们是猜都不用猜,所以曾静看了那些反清复明的内容更拜服的五体投地,于是老曾开始满脑子的想着怎么反清复明,同时强调“中原陆沉,夷狄乘虚,窃据神器,乾坤翻复”;“华夷之分,大于君臣之伦,华之与夷,乃人与物之分界。”又称:“春秋时皇帝,该孔子做;战国时皇帝,该孟子做;秦以后皇帝,该程子做;明季皇帝,该吕留良做,如今却被豪强所寿。”总之强调的是汉人江山汉人坐,满人滚出去的论调。

要说您就写写文章喷喷朝廷也行,但曾静又喜欢作死,雍正继位不久后软禁了老八胤禩,而且把他的同党遣往广西,这些人心里不痛快,于是乎一路上大肆传播雍正阴谋夺位的事儿,曾静一听大腿一拍:满清的末日到了!于是计划推翻清廷......

雍正立下遗嘱:永远不得杀此人,为何乾隆一继位马上将此人凌迟

这哥们知道川陕总督岳钟琪拥有重兵,而且他认为岳钟琪是汉人肯定不被朝廷信任,于是曾大心理学家便派遣自己的弟子张熙前去说服岳钟琪反清(大哥,这种事你干嘛自己不去啊?),为了让岳钟琪坚定反清信念,曾静大笔一挥,书写了列举了雍正十条罪状(谋父、逼母、弑兄、屠弟、贪财、好杀、酗酒、淫色、诛忠、好谀任佞),好家伙!反正在曾静笔下雍正就成了十恶不赦的昏君和暴君,这样的朝廷岳将军你保他何用!

于是雍正六年,张熙前往岳钟琪军营力劝老岳造反,而岳钟琪很感动,然后他就向雍正告发了这件事儿......

按咱们现在的话来说曾静张熙这两货是属于造反组织(抱歉,这俩哥们连武装都算不上,而且这个造反组织就两个人!),那搁旧社会可就是谋反,这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雍正立下遗嘱:永远不得杀此人,为何乾隆一继位马上将此人凌迟

于是这俩师徒就被逮进了京城,曾静老哥也是傲骨铮铮,还没用上辣椒水和老虎凳就竹筒倒豆子一般的把近些年读了哪些书给抖了个一干二净。于是雍正年间最大的文字狱开始了:雍正帝命令搜查吕留良、严鸿逵、沈在宽的书籍著作,并且全部烧毁,就算这时候吕留良和他的儿子们已经死了,仍然从棺材里拉出来戮尸枭首,吕留良其他还在世的儿子全部杀头,族人发配宁古塔为奴,而吕留良的朋友们、敢私藏吕留良书籍的文人墨客们一个也跑不了——黄补庵常自称吕留良私淑弟子,车鼎丰、鼎贲曾刊刻吕氏书籍,孙用克、敬舆等私人藏吕氏书,都遭株连坐罪,死者甚众。

对于吕留良家族的人来说真是天降大灾,毕竟老吕连曾静的面都没见过,稀里糊涂就被抄家砍头,但这也是你们自己的问题,像造反的书籍您就赶快烧了啊,竟然还心大到送给别人,这不是伸着脑袋让被人砍么!

得,因为曾静的愚蠢导致江南血流成河。那这个造反源头,始作俑者曾静呢?是不是要被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还真没有,这个祸首竟然被无罪释放了......

把雍正皇帝骂的如此荒淫无道,十恶不赦还能全身而退,雍正脑子没毛病吧?

雍正立下遗嘱:永远不得杀此人,为何乾隆一继位马上将此人凌迟

没毛病,这是雍正自己的意思,雍正也没傻,他只是二愣子病犯了。咱们知道雍正在朱批中曾经这样傲娇的说过:朕就是这样汉子,就是这样秉性!于是雍正爷上头了。

雍正立下遗嘱:永远不得杀此人,为何乾隆一继位马上将此人凌迟

雍正觉得吕留良这些人鼓吹民族思想、满汉之别危险系数太高,并且这些观点在民间也有着广泛的基础(毕竟当年满清入关杀人太多);再加上胤禩、胤禵这些人的同党流言纷纷说自己这个皇位来路不正,并把自己说成是一个荒淫狠毒残暴的皇帝,老百姓又很容易就被这些流言给蛊惑,这样以讹传讹很是对自己的统治和名声带来影响,所以雍正表示:老子要跟你们解释辩论一番!

而曾静呢?这个软骨头早就被雍正的雷霆手段吓得体若筛糠,于是写了个《归仁录》极为肉麻的颂扬皇帝,说自己是个乡野匹夫,脑子不清醒竟然想要和朝廷作对,咱们的皇帝如此英明,是天下臣民的榜样我这样的黑他真是罪该万死,我深切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等等。

雍正老哥则专门写了上谕对以前的流言逐条驳斥,就比如说:满清入主中原是不是符合正统啦?咱们汉满一家人怎么可以再用华夷中外来区分?朕究竟是不是你所说的谋父、逼母的皇帝?边地民族(也就指得是满清的老窝)全是小人,没有圣人么?对于夷狄入主中原难道一定要言语讨伐,大家不能和睦共处么等等。

雍正立下遗嘱:永远不得杀此人,为何乾隆一继位马上将此人凌迟

最后雍正把这些与曾静的问答改编为《大义觉迷录》,既然曾静认罪态度如此良好,倒是能当个典型戴罪立功,所以雍正不但免了他的死罪,还让任命他为宣传员到江宁、杭州、苏州等地进行宣讲。向百姓们宣扬雍正的英明神武、劳苦功高,这货倒是因祸得福了!而且虽然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曾静的命看起来倒十分有保障,为了展现自己宽容大度雍正甚至留下了遗命:朕绝不杀曾,而且朕之子孙将来亦不得以其诋毁朕躬而追求杀戮!

也就是说雍正对曾静下了个保证,保证了曾家一门的人生安全,并且还贴心的对后世子孙提了要求:不能因为曾静这货曾经骂了我而追究他的麻烦,朕不杀他,你们也不能杀。

雍正立下遗嘱:永远不得杀此人,为何乾隆一继位马上将此人凌迟

不过,雍正这头刚嗝屁,他的好儿子乾隆继位后马上以“泄臣民公愤”为由,将曾静凌迟处死......曾静老兄啊,你终究还是没逃过这一刀,不对,是几千刀!

雍正遗命言犹在耳,乾隆你怎么能不顾先皇的命令强行下令杀死曾静呢?

因为在乾隆看来老爹搞《大义觉迷录》这一招完全是一步臭棋!

为啥呢?咱们看看这本书的内容,要说皇帝兴头起了驳斥民间谣言其实没什么,但是雍正老哥尺度放的开,他连“雍正皇帝是否有霸嫂为妃,还是按惯例让她们居住在别宫”、“我雍正是不是将先帝遗诏的十字改为于字谋取皇位”、“我的兄弟们无情无德,没有感恩的心,朕才圈禁他们”、“你们冤枉我杀死亲弟弟,那正是因为不负我老爹托付给我的重任啊!”

雍正立下遗嘱:永远不得杀此人,为何乾隆一继位马上将此人凌迟

所以整本《大义觉迷录》除了皇帝的自我辩解外,剩下的就都是皇宫丑事,帝王传位皇子之间的尔虞我诈,以及文武大臣之间的相互倾轧,而且还是皇帝亲自把清宫的档案和秘闻不加掩饰的大白于天下......

对于这些宫闱秘闻任何朝代都是“胳膊折了袖子藏”,你老人家倒好,光明正大的把这些东西全都抖出来了,那些个民间野史本来就缺素材,您这不是送羊入虎口么......

再说了,雍正搞得那一套有用么?一点用都没有.......

我简单的给您复原一下当时的场景吧:

曾静说满请人都是蛮夷!雍正辩解说三皇五帝按照地缘划分也是蛮夷啊,所以我虽然是蛮夷.....

读书人们开始传播:哦,你终于承认你是蛮夷了!

雍正接着辩解:我是说我曾经是个蛮夷,但是现在我是文明人啊!

读书人们开始说:你看,你说了“曾经你也是蛮夷”嘛,这下你可抵赖不掉了吧!雍正说不是,我真不是蛮夷。

读书人们说:你就是蛮夷,你连自己的亲兄弟都能下毒手,还说不是蛮夷?

雍正说我不是,我没有,我虽然杀了我弟弟,但是.....

读书人们:哦!你竟然杀了自己的亲弟弟!

雍正说我没有杀我弟弟,我只是圈禁了他而已嘛!

读书人:好啊,你竟然圈禁了自己的弟弟!

所以雍正本想借着《大义觉迷录》给自己正名,可是读书人们压根就听不进去,而且这本书还把皇家的底裤给扒了个一干二净,所以乾隆上台之后看着这本《大义觉迷录》和乡间散播的绯闻八卦无力地提出疑问:老爸,你是个傻逼嘛.....

跟这些货你直接用残忍手段镇压不就完了,费劲巴拉的扯这么多,这下咱们一家子的破事儿街坊四邻全知道了,您这名声圆都没法给您圆.......

所以认为雍正话多的乾隆也不废话,上台了先把这个罪魁祸首曾静剐了再说,接着下令封禁《大义觉迷录》,凡有私藏者,一律杀头!(这玩意不能留啊)这事儿就不能跟老百姓说,直接武力镇压不就完了么,你还跟他们讲啥道理啊!这下倒好,你也没说服他们反而越传越邪乎,再让这玩意流传下去保不齐都说我们父子是史上最荒淫无道的皇帝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