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两次接受敌人10万人以上下马跪拜投降的将军——

提起唐初名将薛仁贵,很多人受《薛仁贵征东》等演义小说影响,以为这是个被小说神化、夸大的人物。

其实,演义小说把薛仁贵神化为白虎星降世,反而弱化了人们对薛仁贵的认识。

历史上薛仁贵的所作所为,绝对超出你的想象。

不是神话,却是神一样的表现。

薛仁贵是山西绛州龙门人,天生神力,以耕种为生,到了30岁,家里穷困堪。薛仁贵认为是祖坟风水不好,打算通过迁移祖坟以转运。妻子柳氏劝他说:“大丈夫要懂得抓住时机,现在天子御驾亲征辽东,正需要猛将,你有一身的本事,何不从军立个功名?等你富贵还乡,再改葬父母也不晚!”

薛仁贵壮其言,从之。

世上许多事理就这样,如果一个人没有找准自己的位置,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舞台,可能就会寂寂无闻地渡过一生,连坨臭狗屎都不是。而一旦找到了合适自己发展的领域,不亚于如鱼得水,怎么来怎么有。

薛仁贵到了战场上,很快就脱颖而出。

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3月,在辽东安地战场上,唐军统帅刘君邛陷于敌人重围之中,眼看就要束手就擒。值此危难时刻,薛仁贵单枪匹马杀入,惊艳亮相,轻而易举地完成了百人斩,成功地上演了自己的个人处子秀:他将一高句丽将领首级悬挂于马上,敌人睹之胆寒,纷纷易辟。

此战,只是一名普通小兵的薛仁贵名扬军中。

仅仅一月之后,薛仁贵再有惊爆眼球的表现。

高句丽大将高延寿、高惠真率军20万在至安市一带依山设防,抗拒唐军。

唐太宗亲临一线,居高指挥。

诸军知道天子掠阵,士气空前高涨,无不倾力表现。

为了抢镜,薛仁贵特意穿了一身耀眼的白衣银甲,手持方天画戟,腰挎两张弓,单骑冲阵,不要命地杀入敌人20万大军的大阵里,来回冲杀,反复切割,愣是把敌人的阵型打乱。

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两次接受敌人10万人以上下马跪拜投降的将军

唐太宗神飞色动,连声喝彩,挥军掩杀,一下子就把高句丽军击溃了。

战后,唐太宗专门指定要见白袍战将,赐马二匹,绢40匹,生口10人为奴,并提升为游击将军、云泉府果毅。

不过,随着战事推进,到了深冬,唐军征衣单薄,粮饷难继,只好班师。

唐太宗怅怅然地对薛仁贵说:“跟随朕开国打天下的豪杰猛将都老了,难堪远征大任,一直想选擢骁雄之士以托付守护江山重任,现在看来,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朕不喜得辽东,喜得卿也。”

唐太宗认为,辽东百万领土尚且比不上薛仁贵一个人有价值,这评价也是没谁了。

可惜的是,唐太宗没能看到薛仁贵之后的神奇表现了。

显庆三年(658年),薛仁贵随营州都督兼东夷都护程名振再征高句丽。

薛仁贵负责打头阵,一举攻克赤烽镇,斩首400人俘100余人。

随后,又击溃高勾丽大将豆方娄所部3万人,斩首2500级。

次年冬,薛仁贵败高丽大将温沙门激战于横山(今辽阳附近华表山),又于石城单骑陷阵,生擒高句丽神射手。

在石城之战中,高句丽的神射手,连施冷箭,射杀唐军十余人。薛仁贵目眦尽裂,策马冲阵,犹如离弦之箭,避开高句丽人射来的箭矢,将那神射手生擒于马上,两军将士睹之,惊为天神。

这年12月,薛仁贵北上黑山击契丹,擒契丹王阿卜固及诸首领回京献俘。

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两次接受敌人10万人以上下马跪拜投降的将军

龙朔元年(661年)10月,铁勒进犯唐边。唐高宗授薛仁贵为铁勒道行军副总管出征。大军开拨前,唐高宗设宴饯行,故意对薛仁贵说:“古善射有穿七札者,卿试以五甲射焉。”薛仁贵一笑应命,置甲取弓试射,但见弦动箭飞,火星飞溅,箭竟穿五甲而过。唐高宗大喜,命人取坚甲赏赐薛仁贵,壮其行色。

龙朔二年(662年)2月,回纥铁勒九姓突厥(九部落)聚兵十余万人,恃天山(今蒙古杭爱山)设险阻击唐军。

在这儿,薛仁贵书写了他军事史上最为浓墨重彩的代表作——三箭定天山。

交战时间是该年三月初一。

铁勒十数员大将出阵搦战,薛仁贵连发三箭,铁勒三员大将缀马而亡。

铁勒大军震怖色变,薛仁贵挥军掩杀。

铁勒军阵脚大乱,纷纷下跪求降。

因为无从安置这十余万人,薛仁贵做了一件古今名将所不齿的丑事,竟将之全部坑杀。

回纥九姓突厥受此重创,迅速衰落。

薛仁贵将铁勒首领叶护三兄弟押解回京献俘,世间流传歌谣“将军三箭定天山,壮士长歌入汉关。”

消除了北患,乾封元年(666年),薛仁贵再回到高句丽战场,又华丽丽地上演了一次单骑百人斩,解新城之围,除辽东道行军大总管李绩之困。

次年10月 ,薛仁贵率3000人与高句丽主力部队(有书记载高句丽军出战士兵多达20万)会战于金山(今辽宁本溪东北之老秃顶山),薛仁贵率部斩敌首5万余,为金山之战奠定了胜局。

为此,唐高宗亲笔写诏书慰劳薛仁贵。

11月,薛仁贵又率2000玄甲骑兵奔袭扶余城,斩敌二万有余,顺利攻占坚城扶余,惊吓得余川中四十多座城市望风而降。

薛仁贵之名威震辽海,成为了高句丽心头的魔咒,听到就心惊肉跳。

次年6月,薛仁贵下平壤,高句丽国灭。

唐军班师后,薛仁贵负责留守平壤,封右威卫大将军、平阳郡公,兼安东都护。

非常有意思的是,薛仁贵治理辽东期间,史书说“(薛仁贵)抚孤存老,检制盗贼,随才任职,褒崇节义,高丽士众皆欣然忘亡。”高丽人不但没有记恨薛仁贵,也忘记了亡国之痛,把薛仁贵当成了救世主。

也在这个时候,薛仁贵编撰了他的军事著作:《周易新本古意》。

话说回来,薛仁贵终究是人,不是神,他也并非百战百胜,从无一败。

青海大非川之败是薛仁贵平生最大败迹,也是唐初战史上的一大耻辱。

该战的对手是新崛起的吐蕃,而薛仁贵年已61岁,仓促应命,又受郭孝恪的儿子郭待封的掣肘,以三万人在大非川(今青海共和县西南切吉平原;一说今青海湖西布哈河)接战吐蕃四十万大军,最终遭受到了平生第一次大败。

饶是如此,薛仁贵仍予对方以重大杀伤,逼迫对方同意议和罢兵。

战后论罪,薛仁贵差点被斩,幸亏唐高宗念其功大,法外开恩,贬为平民。

不过,自薛仁贵离开辽东,高句丽便发生了叛乱。

没办法,解铃还须系铃人。

薛仁贵再次得到起用。

薛仁贵回到辽东,叛乱自动平息。

此后,六十多岁的薛仁贵在宦海中沉浮起落,先是被贬到象州,后因东突厥侵扰唐北境,又拜瓜州长史、右领军卫将军、检校代州检校代州(治雁门,今山西代县)都督。

永淳元年(682年)冬,69岁高龄的薛仁贵顶风冒雪,带病在云州,即今天的大同一带,阻击突厥人。

突厥统帅阿史德元珍与薛仁贵狭路相逢,惊问:“老将军是谁?”

薛仁贵答:“薛仁贵。”

阿史德元珍疑惑地说:“我们听说薛仁贵将军发配到象州,已经死了,怎么又在云州出现?一定是骗人!”

薛仁贵哈哈大笑,拿下头盔,让阿史德元细看。

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两次接受敌人10万人以上下马跪拜投降的将军

阿史德元看见真是薛仁贵,立即下马跪拜。

这是第二次有10万敌军向薛仁贵下跪投降。

但薛仁贵并未放过他们,挥军逐杀,斩首一万多,俘虏三万多,缴获牛马无算。

这是薛仁贵最后一次大胜。

永淳二年 (683年) 3月24日,薛仁贵因病于雁门关去世,充满传奇的一生终于落幕,享年七十岁,被朝廷追赠为左骁卫大将军,幽州(洽蓟县,今北京城西南)都督。

薛仁贵是对外族作战的英雄,是中华民族不该忘记的战神。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